中文
Media reports
青亭网专访|国内首款双目AR一体机背后的研发秘密
文章转载自公众号“青亭网”
国内这款即将正式上市的 “Hololens”, 是如何通过一年多时间打造出来的? 它的背后有哪些研发的秘密?
在拿到和君资本数百万天使投资后过了半年,苏波除了继续研发升级产品,他还做了一件事,给公司改名——现在苏波名片上的公司名称“青橙视界”,已经变成深圳增强现实技术有限公司“0glasses”。
“原来的公司名,会让人感觉是一家做游戏或是针对C端用户的公司”,苏波聊到改名的决定时说,0glasses目前的业务是开发AR 智能眼镜及其算法,为工业提供解决方案。 目前AR的焦点主要集中在C端,苏波告诉我们一个数据:来自于摩根士丹利的报告表明,在西方AR创业在C端和B端的创业比例大概是1:1,而在中国这个比例是仅为4:1。 其实,国外崛起了一批成功的B端AR公司。成立于2010年的美国公司Daqri,就专注于工业生产的增强现实设备,其融资超过1.3亿美元,从2015年开始已经成功收购了三家公司,西门子等工业巨头都是它的客户。 Daqri也是0glasses直接对标的国外企业。每当苏波把上述情况告诉投资人时,投资人最常问的问题是,为什么中国没有(B端AR产业发展)这样的土壤?
在决定做B端的AR眼镜之前,苏波已经在从事AR行业8年的时间,彼时他是水晶石公司的高级副总裁。水晶石是最大亚洲数字视觉展示服务商,2010年世博会中国馆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项目总监就是苏波。 从事多年的AR产业之后,苏波对于AR行业的深切感受是:在C端,尤其是展览展示、营销推广的手段,可替代方案多,又不解决痛点问题。而将AR运用到工业中,既能解决行业痛点,又无可替代方案。于是苏波从B端做商业跳到B端做工业,走上了产品研发之路。 只能是”大叔“做的生意? 一年时间,花费不到千万,0glasses推出了全球第一款可量产双目AR一体机,目前已经到第三代。这款开发者版本预计售价20000元的AR眼镜(含SDK授权与技术支持),9月量产,准备10月推向市场,企业版也同时发售。 而这一年中,苏波所遇到的产品研发和生产上的困难,工业客户需求的挖掘等,都让他觉得,AR+工业,某种程度上是”大叔“才能做的生意。 苏波76年出生,却是公司管理团队里最年轻的。公司的CTO王友初原来是中国普天深圳研发中心CTO,首席科学家徐泽明曾经是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副总工程师,这两位年龄都已经超过40岁。 苏波告诉我们,过去一年,他的团队主要建立了两大技术上的竞争壁垒:一是PCB开发,二是光学方案。 目前国内市场上的AR眼镜,通常不是一体机,主板、电池、按键等都与眼镜分离。就是这根外露的连接线,工人在室外工作的时候就有可能对生命安全造成危险。 而要做一体机,就需要将CPU、存储装置、传感器等集成到一块10层的PCB版上。但是这块板子的生产却遇上了麻烦,“我连续找了国内的两家上市公司,都生产不出来。”苏波为此非常头疼。 幸好公司CTO王友初原来在普天研究院的人脉关系与资源,最终找到了世界上第六大PCB生产设计厂商,0glasses自己设计的PCB版才得以顺利的走下生产线,“否则那么小的量,人家是不可能给做的”。
光学方案上,苏波掰着手指跟我们分析,目前市场上四种不同方案的优缺点。 第一种:棱镜方案。可视角只有25-28度之间,对眼睛对焦要求较高,画面容易模糊。Google glass、影创等采用的是这个方案。 第二种:自由曲面方案。对焦范围大,但比较笨重。 第三种:反射、光波导方案。优势在于成像效果好,比较轻便,但良品率不高。微软的Hololens就是采用的这个方案。 第四种:光场方案。著名的Magic Leap就采用此方案。 最后,0glasses选择了第三种方案。苏波觉得前两种方案虽然较为成熟,价格低、良品率高,但光波导的方案更能达到理想的成像效果。 0glasses的一体机采用反射镜片设计,将整个产品的重量成功压低到150克以下。在整个研发过程中,0glasses一共申请了30余项国内专利,两项国际专利。 B端用户的玩法 AR眼镜应用在工业上,都会有哪些痛点与应用场景? 苏波有不少自己出镜的公司宣传片。他告诉我们,这是国外一家厂商CEO告诉他的秘诀: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,防止视频被别家盗用。水印可以去掉,但宣传片中的主角却无法替换。
工业级AR眼镜,一般能够应用于航空、能源、高端制造、医疗等行业,那些操作繁琐、操作流程长、对工作结果的安全性要求较高的环节。 在商业模式上,0glasses采用了2B2B模式,工业中的设备商、方案商、培训商这三类B端企业,成为苏波的目标中介。 0glasses做过市场调研,这三类B端工业企业中,全国超过1000万收入的有6、7万家,这部分就成为0glasses的核心潜在用户群。 苏波和他的团队希望对这些B端用户进行培训,通过向他们提供专用的软件与SDK,将自己的AR眼镜和方案与他们原有的产品绑定。 “这样一旦获得一个最终用户,未来更换供应商的可逆性就非常不强。”苏波告诉我们,现在0glasses的合作企业有两百家,国家电网、一些军工企业已经是它的客户。 苏波提供了一个例子,比如航空领域,如果采用业内通用的SDK,将500万个零件导入到开发包中需要的时间是两年,0glasses开发的SDK专门针对工业领域,其中包含了国家的技术标准,同样的过程耗时仅需几天。企业付出的代价是三年共3000元的专利费。 0glasses目前正在寻求A轮融资过程中,公司的估值大约为2亿,苏波希望能融到3000万元。而这部分钱,将主要用于AR眼镜的量产。 九月份,0glasses即将正式量产这款工业级的AR职能眼镜,第一批开发者版出货量300台,同时0glasses为B端开发者提供售前、售后、项目实施的技术支持。 但对苏波来说,每一套提供给合作伙伴的产品,都是一颗小小的种子,如果十分之一能够成功的生根发芽,那么过亿的销售目标就一定不难实现了。